夜裡的小女孩

  • 时间:
  • 浏览:40
  • 来源:国产乱对白精彩在线播放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国产乱伦在哪里可以看到

  漆黑的夜裡,街道上空無一人,雨淅瀝的下著,似乎比以往的都要大,時間都要長,仿佛永遠不會停一般。在雨珠落下的瞬間,一道劃破天空的閃電照亮瞭一條破敗的小巷,水耗子縱橫,幾個隨意疊加的腐朽木板不停地搖擺著,仿佛下一秒就要斷瞭一般.在木板旁靜靜的躺著一個殘缺的大型兔子木偶,豆粒般大小的雨珠不停的穿過它的身體,直到滲不進去,它就這樣靜靜地呆著,似乎在等著什麼,等著什麼呢?

  “哐――”“我的天吶!這雨還停不停瞭!我明天早上還要有約會呢?!”李麗敷著面膜不停的叫嚷著,正好被在門口正要進入的我聽在耳中,“咱的門該換換瞭,回回開門關門總是有聲音。”我邊抱怨著,邊抖落著自己的身上的雨珠。

  “哎呀,這是什麼東西?”說話的是丸子,她很和善,是我在514宿舍裡最喜歡的女孩,“這是我在宿舍門口看見瞭一個誰不要的兔子,我看看還挺幹凈的,留著玩吧。”李麗嫌棄的盯著那隻兔子,“切,什麼破爛玩意,趕緊扔瞭吧,沒準裡面都生蟲子瞭。咦~”其他人也都附和,“對啊,對啊。”“扔瞭吧,別人要的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放到外面去。”“不要!”我固執地大叫瞭一聲。

  “算瞭吧,她喜歡就讓她留著吧。”丸子幫我說著。“切,什麼破爛玩意,也就她喜歡吧,平時總愛往在宿舍裡倒騰點東西,除瞭見她往咱宿舍搬破爛瞭,也沒見到她拿本書,也不知道她怎麼考上這所大學的,惡心。”我憤怒的眼神盯著李麗,“她不就傢裡有點破錢嗎?她不就長的好看點嗎?平時總是瞧不起我,處處針對我,憑什麼!”

  眼看我就要上去揍李麗瞭,丸子看情況不對連忙拽著我們宿舍的人都其他人上來勸架,但其他人似乎無動於衷,平常也是這樣,因為丸子和我的傢庭差不多,所以即使玩得再怎麼好他們總是拿丸子當透明人一般,我們兩個就像個異類,穿梭在這些公主的旁邊。我有一些悲哀,突然一瞬間沒瞭和李麗打架的興趣,一步一步地移向我的床邊坐瞭下來,丸子也不吱聲瞭,去洗漱瞭,宿舍裡的人看不吵瞭,也沒興趣繼續呆著,各自上床睡覺。

  李麗看我不吭聲,也不再招惹我,我靜靜地坐瞭一會兒,看兔子胳膊上有些露絨,想找線縫上。丸子來瞭,她親切的對我說,“我來幫你縫吧,明天早上給你個完整的。”她溫柔的笑著,笑著是那麼親近,我點頭同意。深夜,我瞪著眼盯著窗外雨不停的落下,聽著雨點敲擊窗戶的聲音。“轟隆隆――”“啊!”李麗從床上彈起來,“這雨還停不停瞭!嚇死我瞭。”別的床鋪被李麗這一聲叫嚷也都給嚇醒瞭,漸漸地都無心睡眠瞭。不知道是哪個床鋪提起來的,“我們講鬼故事吧,這個氣氛剛剛好。”

  “好,好啊。”大傢都附和著。一號床伸出個頭來,“我先吧。”“在我們的老傢那裡有一座很高的山,山上有座古廟,從小老輩們就告訴告誡我們不要去,千萬不要進古廟,古廟裡有臟東西,進去瞭就出不來瞭。有一次我們在山上玩著,玩著就到瞭古廟前。我們聽到小孩的笑聲從古廟裡傳出來,接著我們看到一個身影從古廟的窗口一閃而過,心想廟上的封條還完好,那小孩怎麼進去的呢?我們都嚇壞瞭,連滾帶爬哭著回瞭傢。

  回去之後我們都發瞭一場高燒,我們也都把事情告訴瞭大人們,大人們又告訴瞭老輩們,老輩們一聽,搖搖頭便不再說話。等我病好瞭,我一直對那個古廟很好奇,雖然大人們不讓我們去瞭,但是我還是想去。一次晚飯後,我又溜出去瞭,到廟前望著,不知過瞭多久,我似乎看到門上的封條不見瞭,門緩緩打開,裡面有一個很清秀的小女孩在向我招手,她似乎有著特殊的吸引力,我想過去。

  可就在我想邁出去的一剎那,一隻手從後面抓住瞭我的耳朵,“死丫頭,還往這跑,不知道傢裡那些人都不讓來嗎!過來,回傢我再收拾你!”媽把我攔腰抱起,我無力掙紮,眼睜睜看著古廟的大門離我遠去,漸漸關上,在門合上的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瞭那女孩冒出瞭詭異的微笑,往門口飄瞭過來。回到傢,我久久不能回神,媽嚇壞瞭,請來瞭村裡最有威望的一位老人,這位老人看看我,又看看門外,走到門前,讓我坐在面對門口方向的凳子上,對著大門外喊:“走吧,塵世已經沒有什麼可留戀的東西瞭,沒有要害你的瞭……”

  那老人一連說瞭好多,接著手裡不知從哪兒弄出來一枚銅錢,使勁往門外一拋,一瞬間,我哭瞭,嚎啕大哭,哭到渾身沒有力氣,躲到媽的懷裡休息,隻聽見那老人說,“三天內不要讓人動你傢門前那枚銅錢,否則我也保不瞭她。”媽知道瞭,那三天幾乎動也沒動過,就守在那枚銅錢前,爸、爺爺、奶奶說換個人都不行。第四天,那老人又來瞭,拾起瞭那枚銅錢往火爐裡一放,便坐在凳子上,深嘆一下,講出瞭那個久遠的故事。"古廟曾經在清朝時很繁華,每天都有人去祈福,末年,有位小和尚在門口撿到瞭一個被人遺棄,還尚在襁褓裡的女嬰,廟中住持心善,收養瞭這個女嬰,小女孩在寺廟裡生活的很開心,廟裡的香火一直不錯,直到一次意外。

  那天女孩在廟裡玩耍,來往的全是求願的人,女孩也習以為常瞭,可是這次女孩卻跑到瞭屋子裡,一不小心撞翻瞭燭臺,劃傷瞭手指,手指流出瞭幾滴血,一滴血碰巧滴在一個不停咳嗽的老人臉上,神奇的事情發生瞭,老人突然不咳嗽瞭,發黑的老年斑也淡瞭許多,佛堂靜瞭下來。所有人都在看著老人,老人突然跳起來大喊“我好瞭!我好瞭!我好瞭!”便跑瞭出去。

  這時有人小聲嘀咕著,“這不是丁老頭嗎?他得哮喘好多年瞭,日子也就幾天瞭,這好瞭?”小女孩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依舊很開心,可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全變瞭。似狼似虎,方丈看見瞭這一切,趕緊護住瞭女孩。可是那些人不依不饒,“我傢孩子病瞭好幾天瞭,這孩子血那麼神奇,就給我一滴,一滴行不行?”

  “我婆婆……”“我……”住持看瞭看人們,又看瞭看女孩,嘆瞭一口氣,問女孩“這些人的傢人都生病瞭,隻有你的血才能救他們,你願意嗎?”女孩很天真,說:“好啊。”女孩忍著痛,讓手指重新流出血來,救瞭一批又一批人,好人做善事,惡人有惡意,若有貪欲存,好人變壞人。女孩的身體一天天弱下來,而人們的貪欲卻一天天變大瞭,以前醫治不好的病才找女孩,現在有點小病小災就找女孩。而且一滴兩滴的他們已經不滿足瞭,他們總會說:你的血那麼多,再多一點會死啊。

  女孩傷心瞭,她不明白為什麼以前那麼好的婆婆、叔叔怎麼那麼壞?女孩的血能醫治人的聲望傳得越來越終於,這天晚上,女孩獨自在房間發呆,自從她被人們當成‘血寶’之後,她經常在晚上發呆,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突然,廟裡燈火通明,女孩不知道發生瞭什麼,打開房門後,原來是強盜。住持身邊的小僧跌跌撞撞、滿身鮮血的跑過來,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女孩喊道:“快跑!”女孩愣住瞭,或許是太過悲痛,女孩一滴眼淚也沒有掉,呆呆地走向前廳,住持正與強盜對峙著,住持嘴裡說著:“該來的早晚都會來的。”

  強盜的利刃猛地刺入住持的體內,住持龐大的身軀倒下瞭。強盜內似乎有人看到瞭女孩,興奮的著她,女孩笑瞭,一步一步朝他們走過去。第二天,這個廟內無一人生還,50名僧人和三百名強盜全都死在廟內,廟內全是鮮血。從前受女孩的血保護的人拼命的找著女孩的身體,希望再找到一滴血。

  終於在女孩的房間內看到瞭女孩,她上吊死瞭,但眼睛瞪得很,嘴角還揚著一絲詭異的笑容。膽大的人們把她放下,割遍瞭她的全身,都沒有找到一滴血,女孩身上已經一滴血都沒有瞭。後來,那幾個碰過女孩身體的人都沒有出得瞭廟門,一瞬間就倒下瞭,剩下的人們都嚇壞瞭,不敢再動女孩屍體,跑出瞭廟外。從那之後再沒人敢進這座廟,這座廟便廢棄瞭。但後來進去的人似乎也沒有一個人活著走出來,明白嗎?”

  小時的我聽老人說的話就像是在聽故事,隻是一昧的點著頭,想著:我見得那個小女孩是不是就是那個小女孩?這時候,一個青年人跑瞭過來,大喊:“有人死瞭!王大嬸傢的孩子大壯死瞭!”“大壯?!”我心裡一驚,那是我最好的玩伴,我當時就急瞭,老爺爺立馬站起來問道,“在哪?”“那個廟門口。”我永遠也忘不瞭大壯死的場景。

  他就吊在廟門口的大樹的枝幹上,眼裡全是驚恐,王大嬸在旁邊不停地哭著、咒罵著,我呆呆的站在那裡,再望向那座廟門,那重重的圍墻後面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東西?我至今未明白。”“這是真的嗎?”李麗小聲地問著,似乎被嚇到瞭,一號床久久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