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項鏈裡的索命女鬼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国产乱对白精彩在线播放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国产乱伦在哪里可以看到

  A

  櫃臺角落裡有一串珍珠項鏈,珠子散發的誘人光澤點亮瞭我的眸子,我的心房因為一種欲望而漸漸跳起來。

  我請店員把這條項鏈拿出來,店員很機靈,瞬間便把鏈子戴在瞭我脖子上,項鏈把我脖頸的線條襯托得格外優美。

  我對著鏡子出瞭半天的神,帶著點顧慮遲疑地問道:“是八百元?”

  “是的,現在是超低特價回饋顧客,過兩天便要提價瞭。”

  我記得朋友雯雯有一條類似品相的珍珠項鏈,她那條可是花瞭好幾千塊錢。

  我不再多問,趕緊付款,帶著這件寶貝溜也似的出瞭店門。

  周末,雯雯在她的別墅裡舉辦生日晚會,我應邀前往。

  我精心裝扮一番,還戴上瞭新買的珍珠項鏈,有種涼意隨著珠子滲入我的皮膚。夜空裡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笑聲,仔細去聽時,笑聲卻消失瞭。

  進入別墅,雯雯立刻迎瞭上來:“哇,阿倩,你今天好漂亮哦。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瞭?”

  “雯雯,你就饒瞭我吧,我哪裡有什麼男朋友。”

  “真的,是變漂亮瞭。咦,你不會是做瞭整容手術吧?”

  “暈哦,我哪裡有閑錢和精力做那個。”

  音樂響起後,不斷有男士邀請我跳舞。我原本舞跳得極差,今天竟奇跡般地超常發揮,在舞池中翩躚自若。

  我魅力大爆發,妙舌如蓮,舞姿也優雅迷人,原本性格內向相貌平平的我成為當晚最受關註的女嘉賓。散場後,幾位男生都爭著要送我回傢,我答應瞭徐博軒──在大學裡就有許多女生暗戀他,我也是其中一個。

  我們相戀瞭。

  一天,博軒告訴我:“阿倩,我幫你報名參加瞭市裡的歌手大賽。”

  我驚起一身冷汗,我是一個五音不全的人,平時最懼怕的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唱歌。但看到他那興致勃勃的樣子,就沒敢把掃興的話說出口。

  我決定請在中學教音樂的好友林蘭當我的聲樂老師。

  林蘭要我先唱一首歌讓她聽聽,我隨口便唱起瞭《夜來香》。

  林蘭半晌才出聲:“不錯嘛,你這水平比我可高多瞭。你已經具備非常專業的水準,唱功技巧非常好,嗓音條件也很不錯。你選幾首當下流行的歌曲,對著鏡子多練習就行瞭。記得比賽時要穿得漂亮,你這串項鏈就很好看,登臺時戴上,精致又有氣場。”

  我在林蘭的贊美聲中,稀裡糊塗地回到瞭傢。

  到傢後,我在鏡中仔細端詳自己。發現近來果真是變漂亮瞭,原先的大餅臉瘦瞭許多,成瞭一張小巧的瓜子臉,眼睛也更加嫵媚動人起來,脖子上的珍珠項鏈也映襯得我越發俏麗。

  B

  我正在鏡前左顧右盼自我欣賞時,忽然後背涼風颼颼,從鏡子裡竟看到自己身後立著一個穿紅色旗袍的女人。

  這女人皮膚雪白,身材細挑,小巧的瓜子臉上配著一雙俏麗的眉眼。

  “你是誰?怎麼進來我傢裡瞭?”

  “我叫蘇婉梅,是這條項鏈原先的主人。”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問你,你怎麼進到我屋裡的?”

  “我一直在這裡。”她指瞭指我脖子上的項鏈。

  “你從那傢店裡買下這條鏈子,我就一直跟著你瞭。這鏈子陪我在地下待瞭七十年,是他們掘開我的墓,從墓裡偷來的。”

  我倒抽瞭一口冷氣。此時,屋裡的燈光剛好打在她身上,我低下頭,卻根本沒發現她的影子,她真的是個女鬼!

  “我把項鏈還給你,你帶上它回去吧。”我驚駭之餘連忙哀求。

  “你不是一直很喜歡它麼,而且,我一直都在幫你。你現在不是很會跳舞瞭麼?博軒不是成瞭你男朋友麼?我甚至還可以幫你獲得歌手大賽冠軍。”她微微笑著。

  我終於明白最近這些變化的緣由。我戰戰兢兢地向她道謝。

  “不過,我也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幫我殺兩個人。”她眼裡射出兩道寒光。

  我聽到這句話差點兒被嚇昏過去。後來她向我講述瞭她生前的事情。

  她原是一名紅歌女,在夜總會裡討生活。後來被一個富商娶進門當瞭三姨太。原以為享福的日子就此開始瞭,可沒想到,這宅子裡的正房大太太和二姨太都生性狹隘,她們異常嫉妒她的受寵,經常找茬欺負她。

  在她生日那天,富商送瞭她一條非常昂貴的珍珠項鏈,顆顆都是南洋的極品珍珠,還特意在項鏈上鑲嵌瞭一個純金的梅花形扣子,應瞭她名字中那個“梅”字。

  最終她還是沒有逃脫那兩個女人的魔爪,趁著富商去外地辦貨,她們將她打暈並用這條項鏈勒死瞭她,向外謊稱她得瞭急癥暴斃,隨後她便被草草掩埋瞭。

  過瞭這麼多年,害死她的人都已過世,但她們的後人還活著,她要殺的正是這大太太和二太太的後人。

  “我不用你親自動手,你隻需幫我個忙便可以瞭……”她在我耳旁細細交代瞭一番。原來蘇婉梅的魂魄已經藏入珍珠當中,她需要借著珠子到達仇人身邊。

  我決定幫她做這件事情,不幫她的話,我害怕自己又將變回原先的我。我很害怕失去博軒。

  她要我做的事看起來並不血腥。我先利用強大的網絡資源,幫她找出瞭仇人陳曼麗和沈露露的後人,一個是20出頭的喬姓男青年,另一個是30歲的程姓傢庭主婦。

  我按照她的指示,從項鏈上拆下兩顆珠子,分別裝入兩個包裹,一個寄往男青年寓所,另一個寄給瞭女主婦。

  我沒在快遞單上留下自己的任何信息,這樣即便最後出瞭什麼事,警察也抓不到我任何把柄。隻是一想到蘇婉梅要將魂魄附在珠子上去找人索命,便感到毛骨悚然。

  過瞭幾天,電視機播送瞭當天的都市新聞:一名傢住福安大廈17樓的程姓傢庭主婦,因攀爬在窗臺上擦洗窗戶而失足摔下,當場死亡。

  我大驚,蘇婉梅果然出手瞭,不知道那名喬姓男子又將有怎樣的可怕遭遇。

  C

  歌手比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我毫無懸念地進入瞭決賽,周末將角逐出冠軍人選。

  博軒已經向我求婚,我倆決定比賽一結束就舉辦婚禮。我真是太快樂瞭,我真心感謝這條項鏈為我帶來的一切,愛情,還有榮譽。

  今天正是決賽之夜,我在化妝間裡做準備,馬上就輪到我登臺瞭。蘇婉梅忽然出現。

  “我已經幫你寄出去瞭珠子,程姓女子已經墜樓身亡,那男子的事我就不清楚瞭……”

  “他已經死瞭,我讓他突發瞭心肌梗塞。”她咯咯一笑,“我今天是來謝謝你的呢。”

  “啊,不客氣,現在你可安心離去瞭麼?”

  “現在我還不能走,我想請你再幫一個忙,借一樣東西給我。”

  “什麼東西?”

  “你的身子。我想借你的身子。”她笑意盈盈。

  我脖子上的珍珠項鏈猛地一下收緊,勒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慌忙抬起手去扯,不想越扯越緊。

  蘇婉梅突然發出一聲冷得可怕的笑,“我當時走的時候也正是你這花兒一般的年紀,等瞭七十年,終於能找到一個身子再好好活上一輩子,你放心,我會替你領獎,也會替你照顧好博軒的。”

  我雙眼驚恐地瞪大,勒緊的項鏈已經使我發不出任何聲音,我一下子便撲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