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鬼事瞭

  • 时间:
  • 浏览:63
  • 来源:国产乱对白精彩在线播放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国产乱伦在哪里可以看到

  我媽媽是個膽大心細的人,她說我外公是個教書先生,一生都隻教育她。人死如燈滅,所以她從不相信鬼神之類一說。

  我那時在七八歲左右,當時既怕鬼又總喜歡聽鬼故事,所以纏著媽媽問:“媽媽,那你從小到現在都沒遇見鬼嗎?或者是鬼事?”

  媽媽說:“我從不信鬼,但是鬼事倒是遇到過。”

  “太有興趣瞭。”我趕緊要我媽媽詳細地跟我說說遇鬼的情景。

  這時,已經圍過來好幾個人,都瞪大眼晴,迫不及待地聽我媽說。

  “那時,你奶奶還在世,也就是我婆婆,那天我在門口幹活,突然內急,我就到我婆婆的房間裡去找便桶,因為婆婆的房間在樓下,比較近。婆婆的便桶擺放在房門後,邊上還有個大糧櫃。

  我推開房門,見到一個老婆婆手扶著糧櫃彎著腰,當時因為尿急,以為是我婆婆在櫃邊弄米糠喂豬。因為礙事,所以我著急得退瞭出來,隻見我婆婆剛從對面走來,手裡還拿著洗好的衣服。我好奇怪,又轉身走進婆婆房間去看,老人不見瞭。

  我把看見的跟婆婆說瞭一遍,婆婆說,那一定是她早就過世的婆婆。”

  故事聽完瞭,我知道我爸是從戰場上下來的老幹部,他比媽媽還不信迷信,所以又轉身纏著爸爸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我媽媽不撒謊。

  我爸就耐心地跟我解釋:“什麼什麼光線在什麼什麼情況下照射到已故的人曾停留過的地方產生的影子……”

  當時我也不大聽得懂,對爸爸的解釋我是半信半疑的,他隻是不想讓我相信而已。我盼望我也能遇見鬼,哪怕讓我也遇見什麼光什麼線的都行,我反正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

  我天天期待著,可都沒發現什麼奇跡。後來,我媽媽得病離開瞭我,我也漸漸地忘記瞭這檔子事瞭。

  一直在我十六歲那年的五月底,正值清水螺螄旺盛時期,人傢都在小河裡摸撿,我偶然發現瞭山溝溝裡的螺螄又大又多。

  看看時間才下午四點,我急忙找瞭個淘米籃獨自出發瞭。

  山溝溝裡溝窄水又淺。裡面不但螺螄很多,還有螃蟹和小魚兒,這下可把我樂壞瞭。

  我順著小溪摸著摸著,忘記瞭時間。

  天變成瞭灰色,最後看不清螺螄瞭,山溝溝也不好走瞭,原來山溝已到盡頭,我才直起腰,想爬到山溝上的小路上。

  一抬頭,小路上一個大約有近八十的老奶奶正對著我微笑呢。

  老奶奶穿瞭件藍色的便襟衣,滿頭白發盤在後面,還叉瞭一根銀簪子,左手拄著一根漆得深紅色的拐杖,右手挽著一個藍花佈包袱。

  我當時身在路下的溝裡,太低看不到下半身,看上去她很慈祥。

  我禮貌地問她上哪兒去?她告訴我她是高莊的,今天去看金村的孫女王娟瞭,現在回傢去。

  我哦瞭一聲,就在不遠處找到瞭可以爬向小路的石梯,上到路後急忙往回傢的路趕。

  走瞭一段路,天就昏暗瞭。

  我猛然想到不對呀:剛才那老奶奶身子面對通往高莊的路,可從她站的地方到高莊起碼有十裡路,而且全是上山的路,我才走這一點路,天暗的我都看不清瞭,她能……想到這裡,我回過頭張望,不見瞭人影,我顧不得去擦嚇出來的冷汗,一口氣飛奔到瞭傢。

  爸爸見我神色慌張,上氣不接下氣的,就埋怨我幹嘛玩到天黑才知道著急回傢。

  我急忙把遇到老奶奶的經過告訴爸爸。希望他能對我分析解答。

  爸爸想瞭一下說:是有些怪,你如果不怕麻煩,可以到金村所有叫王娟的女孩傢去打聽,今天有沒有傢住高莊的奶奶來看她呀。

  我生來就有不到黃河心不死的脾氣。

  當晚我就把所有叫王娟挨個問瞭個遍,可都沒有一個奶奶是高莊的。

  我正準備回傢,有個熱心腸的人聽見我在找叫王娟的,就幫我細想後告訴我,村裡還有一戶人傢,房子建在離村子較遠的地方不大容易讓人想起的那傢,有個女兒叫王娟。

  我找瞭過去,隻見那傢門口站瞭三個人,我想可能是一傢人吧。

  他們好奇地問我找誰?我直接就說“找王娟”。

  年紀約五十來歲的婦女,用頭示意瞭身邊跟我年齡相仿的女孩說:“這是我女兒叫王娟,你找她有什麼事嗎?”

  “哦,王娟的奶奶是高莊的嗎?”我問道。

  “是的,王娟的爸當年是入贅到我傢來的,她奶奶早死瞭三十幾年瞭,你打聽她奶奶有事嗎?”

  啊!我瞪大雙眼,張著大嘴。

  我把老奶奶的衣著打扮說瞭一遍,問她像不像她奶奶?旁邊六十歲左右的男子,一直在認真地聽著。

  最後聽見他開口瞭:“你描述的跟我媽媽下葬時的打扮一模一樣,你怎麼知道的?”

  我脫口而出:“她今天來看王娟瞭。”說完我就轉身往傢走,隻聽見王娟的傢人在說:“真有那麼靈驗?下午在傢祭拜奶奶,奶奶真的就來瞭,那她怎麼知道的?哎、哎……”我再也不敢接話,裝沒聽見吧。

  回到傢我跟爸爸說:“這次真的確認讓我遇見鬼事瞭,我知道這次你也無法再給我解釋瞭,就是科學可能也無法幫我說的清楚吧。

  那鬼奶奶可跟我說過話呢,而且她看上去真的很慈祥,又不曾害我,當時誰也不可能懷疑她是鬼。”

  爸爸用詭異地眼神望著我說:“那可以解釋她一定是個好鬼。”